其實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花逸清更看好李瑜,但那人估計是沒能接觸上李瑜,又得知他和時先生要好,才退而求其次選了袁白。

    可惜袁白拎不清,偏偏要對李瑜下手。

    李瑜嘆了一口氣,"麻煩你了,汪哥。"

    "甭跟我客氣,欺負你就等于欺負我,我當然要和你統一戰線!"

    掛了電話,李瑜分外惆悵,自己好像確實后臺比袁白硬啊,可是小鬼才是最難纏的呀!

    太煩了!

    好想咬死他!

    哼!

    李瑜悶了一會兒,向導演請了假,其實他今天還有一場戲,要等著趙瑋文和關卓那邊拍完,但他現在不想等了。

    正好張乾覺得趙瑋文和關卓還要再花點功夫,就讓李瑜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烏銳扶著李瑜坐上輪椅,推著李瑜離開片場。

    李瑜給時寒聲打電話,要他現在陪自己去醫院拆石膏。

    "怎么今天突然想拆?"時寒聲敏銳地發現他語氣低迷。

    "不想打石膏了,好麻煩,看見就煩!"

    時寒聲略微思索,說出了自己的猜測:"汪曉光找到那個人了?"

    "......嗯。"

    "熟人?"時寒聲打開外放,開始換衣服,準備去接李瑜。

    "嗯。"

    "朋友?"

    李瑜搖搖頭,又補充了一句:"不是......就公司的同事,一起拍過戲。"

    "不喜歡他?"

    "不喜歡!"李瑜道,"他比趙瑋文還討厭!不對,趙瑋文不討厭,他才討厭。"

    和袁白比起來,趙瑋文簡直就是傲嬌的小天使,小可愛。

    "我幫你?"時寒聲道。

    李瑜又搖搖頭,"汪哥說j_iao給他。"

    "好,那我現在去接你。"

    "好,你快點來,把石膏拆了,我要去泡腳,真的好癢!"

    耳邊傳來時寒聲低沉的笑聲,"好,等我。"

    掛了電話,李瑜的耳朵紅紅的。

    剛剛小哥哥的聲音實在是太撩了,搞得他好羞澀。

    不過,現在心情好多啦!

    魚開心,想吐泡泡~
下载单机麻将免费游戏 排列五可以复式投注 心悦麻将官方安卓下载 体育彩票走势图架 河南22选5玩法说明书 山西泳坛夺金开奖号码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遗漏 微信棋牌群二维码 博彩网址大全一Welcome 福彩30选5开奖情况 福彩3d和值尾走势图 天津11选5遗漏号top 金易国际期货平台 卡五星麻将电脑单机版 上海时时彩开奖-首页 半全场竞猜技巧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