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好花瓶之后,她就去給病床的人修剪指甲。

    "真是越看越美,我家媳婦的手指是我見過最美,修長白皙,又滑溜溜的,果然下次該給你做個馬殺j-i......"

    郗子雨將那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,對方的手或許是因為生病的原因所以體溫很低,因此每一次她都會捉著對方的手很久,來給予對方溫暖。

    "ch.un天要來了,新的一年又要到了,已經過了一年了,你這家伙還得睡到什么時候啊......"

    說著,一滴眼淚落在了那人的手背上,郗子雨垂下腦袋,將自己的額間抵在那人的手背上,聲調沙啞地說道:"可晴......我求你快點醒過來好嗎?"

    病床上的人依舊悄然無息,空氣中只有郗子雨在低聲抽泣的聲音。

    這時,郗子雨感覺到自己手里有著什么輕輕劃過,一開始她以為是錯覺,后來當那感覺變得明顯,她迅速的抬起頭,看見路可晴的眼皮在激烈的顫抖。

    隨即,她立馬按下床頭的傳呼按鈕,然后顫抖的用著雙手去觸碰對方的臉,喚道:"可晴......可晴!"

    對方仿佛是在她的呼喚下,終于緩緩的睜開了眼。

    路可晴看著眼前的紅了眼眶的女人,緩緩地勾起唇角,露出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——最幸福的事,就是醒來后,第一眼見到的是你。

    ——不要哭,我活下來了。
下载单机麻将免费游戏 贵州麻将微乐 广东26选5有几个奖 浙江七乐彩走势图 北单比分直播 比特币计算 csdn 棋牌麻将中心 聋哑人中彩票 混合过关竞彩篮球 5分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12月13日股票分析 棋牌代理怎么推广 台湾麻将教学视频 双色球官方的app下载 mg游戏网站是多少 黑龙江福彩网 澳客网188比分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