床上的江淮聽笑得樂不可支,以前也沒覺得秦付跟韓兆有這么不對付,自從秦付腦子好了以后整個人好像格外的有占有欲,護的不行,而且還總是試圖在各個方面"攻擊"韓兆,特別是再他知道韓兆現在苦追何覓無果的時候,更是是不是要秀個恩愛或者戳一下他的痛楚,搞得韓兆現在恨不能再給秦付開一次瓢兒。

    秦付見他笑這么厲害,怕他嗆著自己,放下手里的東西,給他遞了一杯水到嘴邊,無奈的說:"別笑了,喝口水。"

    江淮聽就著他的手喝了一口,仰頭小聲喊了一聲:"秦付。"

    秦付低頭看他,江淮聽笑的眼淚都出來了,眼里還帶著笑意,看起來可愛得很,嘴唇上還粘著水,潤潤的,秦付看著不自覺的吞了個口水,往前湊了一下,江淮聽一伸手抵住了秦付的肩膀,秦付一愣,看向江淮聽,眼神委屈,說好的,沒人就可以親親的。

    江淮聽笑了笑,摸摸他的臉,誘哄著說:"為什么不喜歡韓兆?"

    秦付臉一黑,放下杯子,端回自己的小碗兒繼續剝柚子,一副我不愿意繼續這個話題的樣子。江淮聽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秦付低著頭悶頭剝柚子,過了一會兒聽見江淮聽長長的嘆了一口氣,心里一慌,生怕他生氣,慌忙抬起頭,就看見江淮聽的腦袋剛好湊到了自己眼前,他本能的想往后退,卻被江淮聽伸手拉住了衣領拽了回來,秦付瞪大了眼睛,看著江淮聽顫抖著睫毛湊過來在自己嘴唇上輕輕落下一個吻,秦付驚訝得微微張大了嘴,江淮聽看他那副呆愣楞的樣子不禁好笑,說道:"傻了?又不是沒親過你。"

    秦付意猶未盡的摸摸自己的嘴唇小聲說:"這次還是第一次啊......"

    "你人生的第一次真是反復出現。"江淮聽捏了一塊兒柚子放在嘴里含含糊糊的逗秦付。

    秦付愣了一下,笑了笑,眼里劃過一絲失落,掩飾x_ing的側身伸手拿了一張紙巾給江淮聽擦了擦他捏過柚子的指尖,然后拿了一個小叉子,自己叉著柚子去喂江淮聽,江淮聽舒舒服服的靠在床頭像個嗷嗷待哺的小鳥兒一樣,笑意盈盈的看著秦付,裝作什么也沒看到。

    秦付喂他吃了幾塊兒就停手了,怕他吃多了不舒服,給他擦擦嘴邊的汁水哄著說:"過會兒再吃。"

    江淮聽乖巧的點點頭,秦付站起來打算去洗洗手,黏糊糊的,都顧上給自己擦擦手,剛轉身就感覺袖口被扯住了,秦付回頭看江淮聽,柔聲問道:"怎么了?"

    江淮聽心里隱約知道秦付這么別扭是怎么回事,想著其實秦付既然不想說,那就讓他自己消化吧?墒且幌肫饎偛徘馗堆劾锬屈c黯淡的失落,江淮聽心里就跟被揪了一下一樣,又有點生氣,自己對秦付還不是一直寵著慣著,這傻子還總是不記得,忘了以后還總是自己跟自己較勁,跟自己拈酸吃醋。還把這股兒勁兒犯到了韓兆身上,實在是讓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江淮聽眨巴眨巴眼睛,笑嘻嘻的說:"沒事兒,你快回來。"

    秦付嗯了一聲,紅著臉,腳步飛快的走了。

    江淮聽看著秦付的背影,搓搓手指,歪在床頭閉上眼,想著,算了,等他自己別過勁兒吧,畢竟以后r.ì子還長著,韓兆就委屈幾天吧,跟韓兆置氣總歸比他老跟自己擰強。

    江淮聽歪在床頭覺得舒服,聽見秦付進來了也沒動,秦付看見他閉著眼沒個動靜兒,以為他又睡著了,放輕了動作走過去。

    江淮聽感覺到身邊的被子一動,一只胳膊從背后穿過來輕手輕腳的摟著他,他想著秦付要把自己放平躺好,剛好也困了,就老實沒動。結果接下來就感覺身邊的床鋪一沉,接著自己靠到了一個溫熱的地方,秦付躺了上來,把自己摟在了懷里。

    秦付摟著江淮聽,被子下面握著他的雙手,江淮聽就這么不動聲色的任由秦付吃豆腐,心里想著,看著很正直,其實在被子里偷偷摸手。接著就感受到有個什么東西好像壓了一下自己的發邊,秦付的呼吸熏得江淮聽臉一熱。行,得寸進尺到明面兒了。

    江淮聽剛想睜眼就聽見秦付小聲試探著叫了一聲:"淮聽?"江淮聽閉死了眼睛。

    果然靜默了幾秒,就聽見秦付猶豫著開口說道:"我很感謝韓兆,他救過我們兩個。"停頓了一下,然后又補充了一句"不過這是醫生該做的,我們給錢了。"

    江淮聽窩在秦付懷里忍不住悄悄勾了勾嘴角,又快速放平繼續裝睡,殊不知這點兒小動作全落在了秦付眼里,秦付眼里都是帶著寵溺的笑意,緊了緊摟著懷里人的手臂,繼續低聲說:"他照顧你很多,雖然他也經常勸你跟我分手。他也幫我找到了你,但是他一開始也瞞著我。他是不是還說讓我去他們家療養院養鸚鵡......"

    江淮聽就這么窩著聽著秦付細數了一堆了韓兆的好壞,江淮聽心里默默想,秦付這是把自己寫的那些j-i零狗碎都背下來了嗎?

    江淮聽正想著要不要打斷他的時候,就聽見秦付完成了對韓兆的分析,停頓了幾秒說:"我挺嫉妒他的......"然后就是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江淮聽心里一酸,秦付一點點情緒變化都會影響到江淮聽,這就是為什么這么多年江淮聽無法放棄最主要的原因。一旦想起來秦付因為會因為自己的離開而露出來的一點點難過,都足以要了江淮聽的命。

    江淮聽微微皺著眉頭,那種有心疼又生氣的感覺又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秦付突然松開了一只手,接著江淮聽就感覺到秦付撫上了自己的臉,拇指似有似無的來回劃動在江淮聽眉間處,江淮聽心里一驚,露餡兒了?接著就聽見秦付語氣認真的說:"我想了想,我可能是嫉妒他腦子好,不過我現在腦子也不差,而且我還有老婆,他沒有。"說完還即為響亮的"啾"一聲親在了江淮聽的眉心。

    江淮聽噗嗤的笑出聲,并沒有睜眼,只是往秦付懷里又鉆了鉆,臉緊緊貼著秦付的胸口,透過柔軟的衣物感受著溫熱的皮膚跟心臟的跳動,心里一片溫熱,微微側過頭,在秦付心口吻了一吻。
下载单机麻将免费游戏 恩腿子麻将代理怎么做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中彩网七乐彩综合分布图 亿客隆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浙江 股票交易时间 gpk王者捕鱼外挂 一起玩温州麻将作弊器 双色球投注技巧 体彩20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 nba比分直播新浪竞技风暴 比特币价格波动 篮球wnba比分直播 视频 重庆快乐10分苹果版本 92qp-就爱棋牌 刮刮乐大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