湯貞一眼認出了他。

    林導在身后推開yá-ng臺門:"小湯,卸妝換衣服了,一會兒出去慶功宴!"

    "哦!"湯貞膽戰心驚答應,"好!"

    周子軻把手機揣進褲兜里,伸手握住劇場外圍欄上的尖勾,他腳踩住纏滿植物的鐵柵欄,三兩下就翻進了劇場里面。

    保安沒有發現他。

    法國的老式劇場,yá-ng臺外還留有消防樓梯的痕跡。周子軻瞧著湯貞站的那yá-ng臺高度,他后退幾步,估算了距離,他踩著地上的鵝卵石小徑,右腳踏上劇院凹凸不平的墻面就往上一躍。

    《梁!穭〗M的同僚紛紛舉杯,在湯貞身后的化妝間里齊聲慶祝。

    外面還有無數的觀眾,專程趕來的媒體朋友。

    一只手從yá-ng臺外面用力抓住了湯貞腳邊的欄桿,緊接著另一只手便攀了上來。

    湯貞看到他真的活生生的,出現在眼前。

    "我訂好座位了。"周子軻氣喘吁吁,還裝作毫不費力的帥氣樣子,他朝湯貞身后化妝間里瞧了一眼。"你跟不跟我走。"他問湯貞。

    湯貞還傻了似的看他。

    "我還沒換戲服......"

    周子軻笑了,連他笑的樣子都分外不真實。"不用換,"他拽過湯貞的手,"這樣挺好看。"

    湯貞雙手緊緊攥住了小周握過的欄桿,英臺的袖子落下去了,讓他兩條細手臂在空中無依無靠地裸露著。湯貞感覺自己整個人是懸掛在yá-ng臺外面的,小周從下面握住他兩個布裹的腳腕,小心托舉著他的腰,又把松開手落下去了的湯貞整個抱進懷里。

    小江聲音從樓上傳出來:"你們誰看到湯貞老師了?"

    小褚說:"剛剛和喬賀老師一塊兒出去了吧。"

    香檳塞子"砰"地接連打開,仿佛煙火在天頂盛放。湯貞把英臺的戲服穿走了,沒有人發現。他背靠在劇院后墻上,在夜色中把小周的面孔仔仔細細看過。周子軻摸了摸湯貞的臉,他情不自禁低頭吻他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路面s-hi滑,反s_h_è出薄薄一層月光。周子軻在前頭走得快,握緊了湯貞的手,湯貞一身披披掛掛的厚重戲服,腳穿著英臺的布鞋在后面小跑著追。湯貞還時不時朝身后望,確定沒有人發現他們,才回過頭繼續跟著小周往前跑。

    一遇到路人經過,湯貞就想躲。周子軻幾次三番被他突然拉進暗巷里,湯貞面朝著墻,在人經過時藏起臉。周子軻把他掰過來,湯貞的臉緊緊貼在周子軻脖子上。

    小周,我們真的要去吃飯嗎。湯貞在這樣的懷抱里抬頭問他。

    "你不餓?"周子軻一低頭就能聞見湯貞頭發里那股熟悉的洗發水味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垂在下面,捏湯貞的手。

    湯貞也把手放進他的手心里,讓他捏著玩。

    湯貞猶豫了一會兒:"我這樣打扮,進餐廳就被人發現了。"

    湯貞坐在巷口,把頭低著。

    周子軻去外面街上逛了一陣子;貋碚覝懙臅r候,他右手拿了頂寬檐帽,臂彎搭了條長斗篷,左手又提了雙皮鞋,擱在湯貞腳邊。

    湯貞把英臺的布鞋從腳上拿了下來。他翻過鞋來看鞋底——這鞋本來就只能在光滑的舞臺上穿,嬌氣得很,不能穿著到處走路。湯貞抬頭對周子軻道:"林爺不知道要怎么罵我了。"

    周子軻把手里的帽子扣湯貞頭上。湯貞接過斗篷,低頭把腳塞進周子軻買的皮鞋里。

    那鞋有些大了。湯貞站起來,把斗篷也系好,帽檐壓低,剛剛好把臉全遮擋住。他這身打扮更奇怪了。"我是不是很像街頭藝人。"湯貞在帽檐下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周子軻還低頭瞧湯貞腳下的鞋。湯貞來回走了兩步,那鞋跟不時向下掉。

    "你說餐廳會讓我進嗎?"湯貞還問他。

    周子軻右手捏起湯貞換下來的那只布鞋,他左手掌在旁邊攤開了,在昏暗的燈光下略一比對。

    餐廳侍者等了很久,才終于把那兩位客人等來了。為他們帶路的時候,侍者注意到那位裝扮奇特的客人手里拿的是一雙男鞋,長長的斗篷下面穿的,若隱若現是雙紅色女鞋。

    他在高級餐廳里工作久了,見多了這一類古怪場面。這位年輕富豪身邊也許是哪位知名女星,按照電影上演的,還有可能是哪個小國偷跑出來的公主,正同心上人私奔。

    湯貞摘掉了帽子,出一頭汗,又解開那條斗篷。他還是玻璃盒子里祝英臺的那身打扮,卻收拾停當,和周子軻坐在一起吃晚餐——湯貞有屬于他自己的那一片靈魂,和所有舞臺上的人都不一樣,起碼在周子軻眼里是這樣。

    湯貞給周子軻切鵝肝,連醬汁也沾好了,像在北京的家里時一樣,喂到周子軻嘴邊看著他吃。湯貞幫周子軻切派皮,周子軻說他不吃這個。湯貞把派皮遞到他嘴邊,說你在飛機上也沒吃東西,只嘗一口好嗎。

    周子軻不喜歡吃法餐,他像個不會用刀叉的小朋友,一定要湯貞每時每刻照顧著才肯張嘴。

    "為什么在這里訂位子。"湯貞把一塊煎鱸魚放進自己嘴里,問他。

    周子軻看了湯貞兩眼,湯貞倒是心情好,胃口也好。

    "怕你被認出來。"他說。

    一進周子軻的酒店房間,湯貞頭上遮的帽子就掉下去了。他身上的斗篷系帶也解開。小周從后面摟他,隔著祝英臺寬大的戲袍,把湯貞整個人抱著往臥室里走。
下载单机麻将免费游戏 足彩胜负彩开奖信息 比特币、莱特币、柚子币、比特币现金、以太坊,这五种主流货币哪个更值得买? 德州麻将app 现实真人游戏大全—官方网址 双色球复式投注表 北单比分直播 比特币走势图最新 闲来长沙麻将官网 500万完场比分直播旧版 中国人寿股票走势 21点玩法技巧_点击登陆 天津11选5开奖号码公告 新疆福彩喜乐彩走势图 电脑扑克牌三公报点王 DS真人-欢迎进入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